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互联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网络

北京日报批罗永浩是什么原因是怎么批罗永浩

时间:2018-08-30 19:12:04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北京批罗永浩是什么原因?是怎么批罗永浩的

2018年最火项目 电销机器人等你加盟

北京批罗永浩是什么原因?为什么?是怎么批罗永浩的?近日罗永浩发布了一条辩解自己并非精日的文章,结果越描越黑,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!

北京批罗永浩是什么原因

本意是澄清,解释自己并非精日,结果越描越黑,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,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。

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,罗永浩算是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。他之所以吸引众人,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,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,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。

在锤子科技515鸟巢科技发布会即将开始之际,罗永浩针对部分人精日、汉奸的指责发长微博作出了回应。罗永浩微博中表示,自己不是精日,虽然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,只是非常喜欢日本的很多文化而已,自己也不是汉奸。

自己是一个中国人,不为此自豪,也不为此自卑,只是凑巧是一个中国人。自己是一个朝鲜族,不为此自豪,也不为此自卑,只是凑巧是一个朝鲜族。

简单地说,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、这个民族的,身体凑巧生于中国,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,属于国际主义者。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,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。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: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。

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。这些人,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、仇视中华民族,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;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,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。

对于精日今年的3月8日上午,外交部部长王毅在梅地亚中心回答问时被问及:外长,对近来精日分子不断挑衅民族底线的行为,您怎么看?王毅严肃地手一挥,怒斥部分精日分子的行径:中国人的败类!

罗永浩说了什么

我现在是企业负责人,对公司形象负有,不能放任谣言传播,所以在此澄清一下关于汉奸、精日的谣言。如果再有无智或无知的人,传我是汉奸、精日什么的,请大家转发这个给他们,多谢。

1.我不是精日。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,但我凑巧不是o我只是非常喜欢日本的很多文化而已。

2.我不是汉奸。目前还没有人出价要我卖国,即便有人出价,我也不会卖国,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。当然,我也没这能力去卖国,感谢那些高估我的人。另外,我也不是自费汉奸,我身价非常高而且是一个很精明的生意人A_A

3.我是一个中国人,我不力此自豪,也不为此自卑,我只是凑巧是一个中国人。我是一个朝鲜族,我不为此自豪,也不为此自卑,我只是凑巧是一个朝鲜族。有时候,作为一个中国人,我看到中国人恶劣的一面时,我会忍不住说一些自嘲挖苦的话或是类似的气话,但这些话的尺度,远不如我年轻时的偶像鲁迅来得激烈。如果作为一个企业家必须比作家保持更谨慎的尺度,我可以字习和调整。

4.虽然我爱的人里,中国人最多,但我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。我是一个国际主义者,如果有必要,白求恩能做的很多事情,我也能做。我这辈子做过很多很多的公益事业,比如多次资助贫困地区的学生,比如多次捐助生活困难的抗曰老兵.比如发起资助抗日老兵的公益活动.比如发起救助汶川灾区的募捐行动,比如多次捐款给软件及互联开源项目的组织等等。

由于我的影晌力和执行力都非常强,这些活动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。我做的这些事,大部分的资助对象都是中国人,但那只是因为我一直在中国生活,所以更熟悉.更容易接触到这里的信息,不是因为我爱国。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,但反对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,反对爱国爱得要无端敌视那些非军国主义者的曰本人,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、精日的帽子。

5.我生性顽劣,做企业之前和做企业的初期,喜欢跟人斗嘴,并且不介意进一步激怒那些误会我的人。以前我听到有些中国人大咧咧地用鬼子、棒子、老毛子、阿三来称呼外国人时

北京日报批罗永浩是什么原因是怎么批罗永浩

,就会忍不住用支那、太君之类的词来反讽这些人,试图使其明白这类不当言行的自我中心和荒谬之处。但结果常常是被理解能力有问题的人误会,和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,给企业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。

在此,我为我早年的轻率言行,向我的投资者、合伙人、同事,和那些关心爱护帮助我们的锤友道歉,让你们担心了,对不起。我虽然说过那些反讽的话,但我会谴责用轻浮的语气调侃慰安妇,谴责穿侵华日军的服装到抗战遗址晔众取宠,谴责拿抗战英雄和烈士乱开玩笑。给无端受难的人揭伤疤,甚至伤口上撒盐的事,我都会反对和谴责。至于那些无知或无智的人,在我反讽的时候,由于误会,感觉到被深深伤害,我很遗憾,但这实在没什么好道歉的。反倒是如果这些人乱骂过我是汉奸,后来又因故发现了其实是误会的话,希望他们方便的时候能给我道个歉,我会很乐于看到并原谅。

一群只会用键盘骂人、砖块砸车的方式来爱国的精神病,骂我这个一贯谴责日本极右翼军国主义,并常年为中国社会做各种公益事业的人是"亲日汉奸,这是新时代的XX年目睹之怪现状》。居然还有人要用保护英烈法来找我的麻烦,实在是太荒谬了。抗战烈士们在天有灵,多半会力自己当年的奉献,客观上也保护了这样的笨蛋而感到哭笑不得吧。

另外,恳请媒体和自媒体能承担一部分社会,不帮忙辟谣能理解,至少不要参与造谣传谣,在这里先谢谢大家了。最后,我想说的是,经过几十年奇迹般的高速经济增长,中国已责为世畀第二大经济体,今天说强国早已经不是一个口号了。一个年轻的学生,即便在上说了些欠妥的言论,我作力一个内心强大的中国人,也丝毫没有感觉被侮辱和"被伤害。只有那些骨子里还觉得自己是被欺凌的弱国的中国人,才会这么娇滴滴地被侮辱和"被伤害"吧。强国,强国,经济上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,希望精神上也能尽快跟上,中国加油。

针对上述言论,昨天晚间,北京刊文《即便是精日也没什么,罗永浩,你的三观被锤子砸碎了吗》怒批罗永浩,文章称,透过罗永浩这篇致歉信,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:一方面,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,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;一方面,又爱惜自己的羽毛,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,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。瞧瞧,真是两头都不得罪,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?

本意是澄清,解释自己并非精日,结果越描越黑,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,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。

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,罗永浩算是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。他之所以吸引众人,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,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,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。

5月15日,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。针对部分友精日汉奸的指责,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,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。

简单地说,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、这个民族的,身体凑巧生于中国,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,属于国际主义者。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,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。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: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。

下面,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

罗永浩:我不是精日。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。

是精日没什么?太荒谬!

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。这些人,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、仇视中华民族,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;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,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。

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

2018年4月,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,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,评论恶臭你支。当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,洁洁良变本加厉,拒不删帖。

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,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。

2018年2月,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。其中一人手持军刀,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,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。

这些事实面前,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。作为一名中国人、一名知名企业家,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,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?良心真的不会痛吗?

罗永浩: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,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、精日的帽子。

依照罗永浩的逻辑,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,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。因为在他看来,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,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,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。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,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、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。

而这里,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。

首先,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。那些砸日系车的人,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,不单罗永浩反对,每个有法律常识、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。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,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,逻辑何其牵强,居心何其龌龊。

其次,他亲日贬华可以,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,双标玩得游刃有余。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,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,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。可问题在于,鲁迅是爱国者,爱之深责之切,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,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,批评并非源自热爱,更鲜有善意。自比鲁迅,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。

罗永浩搬出鲁迅,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,无非是想说,谁批评他,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,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。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,应会怒不可遏,大呼流氓手段!

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,Bug太多,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。透过它,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:一方面,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,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;一方面,又爱惜自己的羽毛,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,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。瞧瞧,真是两头都不得罪,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?

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,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。

一个人,没有国家概念,不知道自己是谁,也就丢掉了最基本、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。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,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,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。这些人的言行,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,而是动辄挟洋自重,几乎逢中必反,不论是在互联上,还是在现实中,总是一边倒地抹黑、污蔑、诋毁中国的种种。

作为国民,爱不爱国是一码事,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。我们承认,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,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,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。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,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,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,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,用情绪淹没理性,用个案否定整体。

想要制造的效果,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,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。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。至于反驳他们的人,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。

没有国,哪有家。无论在哪一个国度,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,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。美国也好,日本也罢,莫不是如此。因为所谓国家、所谓民族,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,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、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,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?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?

有爱国的国民在,有大家的奋斗在,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,屹立于世界。这个道理,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,但没有资格侮辱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今天下午,锤子也将在鸟巢正式召开新品发布会,而这款能把人吓尿了的新品将改变未来十年,此时此刻罗永浩应该还在忙着发布会的工作,不知道看到北京的文章,会作何心情呢?